(公交系列)公车痴汉 作者:临官【万狗是什么意思_狗万提现 标准_狗万 体育赛事】

分类:高辣文 时间:2019-01-26 作者:临官??????? 高h??????? 肉文??????? 短篇??????? 公车???????
下雨天,炖个小肉锅。小短文,小受性格渣烂,表里不一,三观不正,社会卢瑟。

  一 公车性骚扰

  进入春季的末尾,雨水越来越多。连续下了一个星期的雨,地板都是潮湿的,即使不下雨,空气里也弥漫着白蒙蒙的水雾。李淡在站牌前吹了一身的冷雨,终于等到公车,慌忙挤上车之后又被卡在车厢中间。这种时候车厢内潮湿拥挤,他的心情变得无比烦躁。
  家里的电脑因为他前几天上小黄站的时候不小心拖了木马,屡次重装无果,因为实在舍不得格盘,最后整机瘫痪只能拿去送修。结果这几天正好赶上出效果图,只能留在公司加班,心情别提有多糟糕了,而持续的阴暗天气和连绵的春雨,只会更让人焦躁。
  车内有些吵囔,他拖着疲惫的身体盯着窗外流转的街景,身边坐着那个穿着本地校服的中学生,在小声说着什么。他被挤得无聊又难受,无意间就开始听这两个人说话。
  “……哇哦,好酷哦,你那里为什么能翘起来?”
  “我也不知道,我看见你它就变大了。”
  “……能让我摸摸吗?”
  “哦,好的呀。”
  “……好硬,好厉害哦……”
  “……”
  一群淫荡的高中生。李淡在心中暗暗啐了一口,现在的社会到底怎么了?居然在公开场合居然讨论这种话题,这种事在学校找个厕所互相玩弄抽插不就好了吗。妨害社会文明能有什么快感,真是过分。
  当公交车经过了市区里最繁华的路段,上车的人更多了,李淡被挤到了最边缘,卡在哪里几乎动弹不得,当车开始发动,一阵震颤之后,他忽然感觉到臀缝处有一个坚硬的东西堵了上来。
  李淡心中一震——居然真有的公交车痴汉?
  那个坚硬硕大的物体,随着公交车的行驶,不断的摩挲他的臀缝,直直深入敏感部位。他被刺激得浑身战栗,说不上来是气愤,还是激动。李淡想反手抓住背后那个人,然后当众羞辱他,获得践踏他人的心理快感。但是他没想到像他这样面容普通的人也会有人性骚扰,这个情节让他不由得想起昨晚上才看过的电车痴汉色情漫画,细细咀嚼那些香艳的画面,内心又是一阵激荡。
  忽然觉得就算这人长得丑点也没关系,反正又不需要娶回家天天对着看,器大活好才是关键。要是这个人还敢在车上剪开他的西裤和内裤,直接插进来,他大概会亢奋到想要直接射出来吧。问题是那个坚硬物体只是随着车震来回摩擦,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。
  李淡忍不住嗯嗯啊啊了几声,学者色情漫画里的动作,重心交托在扶杆上,压低腰,拱起了臀部,主动贴上去磨蹭。果然当他开始有动作的时候,后面那个坚硬忽地僵在那里,没有起伏了。
  他心里暗笑,既然敢性骚扰陌生人,到了这时候反倒退缩害怕了,真是没用。李淡一边在心中耻笑,一边空出另一只反手抓住在自己身后晃荡的那只手,按到自己的裤裆上,操控着他的手开始隔着布料揉搓自己的器物。
  感觉到浑身越来越热,他闭上眼,随着车的起伏感觉潮起潮落的刺激感。这时候耳边听到了一些细碎的声音,好像还是那两个高中生。
  “……他们在做什么啊…”
  “…不知道……看起来很爽的样子……”
  他感觉自己的阳具已经很胀大了很多,但是等会儿要上班又没带裤子换,这真是件麻烦事。都怪这个公交车痴汉,太恶心了。
  当他握着那个人的手要拉开裤链伸进内裤里的时候,身后那个温热高大的身体压近来,在他耳边小声问道——
  “先生……你…你……”
  那个人有些吞吞吐吐,声音里带着些难堪的意味。李淡觉得这人怎地忽然就矫情起来了,心里大为不齿,转过头来一看,映入眼帘是一个穿着灰西装打着蓝领带的眼睛男人,长相实在太斯文了,和他想象中那种电车猥琐男完全不一样,简直就像那些骗小女生的男男爱小说里的男主角。
  “……不好意思,你能放开我的手么?”
  此帖由 临官 在 2013-03-28 09:07 进行编辑...

  “……不好意思,你能放开我的手么?”
  他顺着那个男人的另一只手望下去,原来他的手上——拿着一把金属杆头很大的雨伞。
  “……”李淡深深咽下一口口水,他刚刚……就是刚才,那个……摩擦他的……不是……而是……一把雨伞!那然后,他后来做了什么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
  斯文男人一脸尴尬,似乎是从未遇到过这种事情,脸色也是一阵青白。他在李淡惊诧发怔之际,迅速抽回自己的手,然后尽量在拥挤的空间里向后退了退。
  “……那个…我……”李淡觉得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呼吸困难过。
  男人大概是担心丢脸,所以刚刚被李淡抓去手的时候没有大喊大叫。而且看他那个斯文温和的脸,就知道是一个待人极度礼貌的脾气好男人。
  李淡迅速在心底分析了现在的情况。他每天都在早上七点十五分搭这部车去上班,一直在这间公司做了七年,他对这个字号的车非常了解。虽然早上这个点搭这部车的人很多,但是他从未在这辆车上见过这个男人,所以这个男人大概只是事出偶然才搭上这部车的,也就是以后不会再有机会碰面。
  不见面就不会有尴尬,下了车各自过各自的。最多这个男人下车之后,在网络论坛博客上恶心一下这件事,那又怎样,与他无关痛痒。
  想到这层,他又无所谓那个男人慌乱的神色了,敛起神色,连借口都懒得去想,也不管对方有什么反应。就转过身拉上裤链,等着下车,当没事人一样。
  车一到站,他径直跨了一步走出车门,昂首阔步就往前走,身后接着有几个人也一并下车。
  一直到走进公司大门,他听到背后有个脚步声越来越近,下意识用余光一瞄——一个灰色的身影走到他身侧,在他身旁微微弯下腰,眼睫低垂,慢慢从公事包里拿出工卡打卡。
  “……”李淡浑身僵硬,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凉风从背脊脊椎爬上来。
  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!”
  那一串破天狂嚎,吓得前台差点把手中新栽的富贵竹捏断。前台皱着眉头,赶紧喊住了李淡——“淡哥你一大早的发什么神经?”
  “……他……我……”
  “哦,你说杨先生么?”前台笑了笑,“杨先生是我们人事行政科新来的经理,今天刚上任呢。”
  那个男人朝他微微一笑,朝他伸出手,嗓音温柔好听,“你好,我叫杨闵华。很高兴和先生成为同事。”
 
  二 自慰画片

  李淡在这间公司已经做了七年了,并不是因为福利待遇有多好,而是因为李淡很懒惰,并且他的适应能力非常差,融入一个新环境往往需要非常漫长的时间。所以就算不断埋怨公司有多糟糕,李淡都没有选择跳槽。
  这个事实在太难堪了,他忽然想到辞职,但是为了这点小事就辞职,他又懒于面对重新择业的问题。想了想,反正不是同个科室,了不起就被那个男人当做变态,变态指数又不影响绩效考核,不能因为他是个变态就给他扣绩效奖金。
  想到这个,他忽地又放心了。
  这一天下来,除了到逐个科室介绍新来人事经理的时候,两人打过照面,无论是在厕所,还是在餐厅,两个人都没单独相遇过,这让他更加放心了。就算在同一间公司做事,七年了还有没说过一句话的同事,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
  又在公司晚上加班渲染了一部分图纸,他才满心疲惫地搭末班车回家。本来洗过澡就打算直接睡觉,但是因为之前一段时间痴迷网游,习惯了晚睡,躺在床上睡不着又开始胡思乱想。
  翻来覆去终于还是猛地掀被子坐了起来,打开台灯,在床头柜上随便摸了一本欧美男模杂志,找了他最喜欢的肌肉壮汉,垫在被单上,褪了内裤就开始给自己自慰。
  平时看着这种照片稍微意淫一下很快就能射完睡觉,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,反复撩拨半天,自己的阳具还是软软的垂在那里,他越捋越烦躁,最后气到把杂志狠狠摔到了地上,抱起枕头把脸埋了进去,蒙头生起了莫名其妙的闷气。
  “……先生,不好意思,能……放开我的手么?”
  脑中忽然回荡起那个男人的声音。就像在寂静的夜里,有个男人在自己耳边呢喃细语一样。
  他忽然脸就红了。
  手忍不住爬上自己的臀沟,顺着探入插进深处的后穴里,用力抠弄起来。一边幻想着一个斯文好看的男人,在公交车上猥亵自己。
  “你看看你,这个骚货,光天化日之下,还可劲骚地摇屁股,就这么想……被我上?”
  “嗯……啊啊……别……”李淡哭着求饶道,嗓子都喊哑了,“……别这样……求你……”
  那个男人的嗓音柔软温和,却说着难听之极的话不断羞辱自己。然后在后面就扯下他的裤子,粗鲁地施暴,一波一波的用力冲撞进自己的体内。
  车上有人看见了,开始议论纷纷,他又害怕又激动,自己的阳物也高高地耸立起来,却被那个人按住不让他先射出来。
  “……啊…闵华……别这样……嗯啊……闵华……”
  陶醉在自己被强暴的幻想中,李淡终于把自己积攒了几天的精液弄了出来。整出来之后,浑身一阵虚脱,全身像散架了一样。
  李淡瘫在床上,沉沉陷入了睡眠。
 
  结果就是第二天上班差点睡过头,好不容易赶到公司还是迟到了。接下来又是一整天的痛苦工作,一直加班到黑夜,心情恶劣到了极点,在一边自我厌恶一边想报复社会的消极情绪下,终于赶在最后九点一刻的时间把所有的工程图纸做完。
  呷了最后一口咖啡,他勉强提起自己僵硬得像尸体的身体,往走廊尽头的厕所走去。
  刚出门口,低头就看见地上有个东西,走近了看,才知道是一个工作证。不知道是谁走路落下的,他心里就想有这种脑残同事,真是不幸。
  他心里恶毒了几句,弯下腰捡了起来,拿到廊道灯光下一看,上面的照片上是一个眉清目秀的男人,下面印着科室职务和他的名字。
  “杨闵华?”
  证件照也照得这么好看端正,必须烧死。
  李淡哼哼唧唧了几句,心里怨气更大,想着明天早上到他办公室,把这个甩到他脸上,羞辱他几句,让他在下属面前难堪好了。但是无论怎样在脑内演剧场,他到了最后肯定还是不敢这么做,甚至不敢当面见他,大概最后还是托前台交给他。
  这个时间,整个公司大楼,大概只剩下他一个和门口值夜的保安了。
  一边单手甩着工作证的绳带,一边打着哈欠走进最里面的厕格里,解决了生理需求之后,他在打开厕格门口的时候,看到刚刚顺手挂在上面的工作证又犹豫了一下。
  这个时候厕所里空荡荡的,他心思活络起来,又想做自己早就想做的一件事了——在公司的环境里手淫一次。
  这种熟悉的环境会让他感觉到格外兴奋。想起昨天那个对着喜欢的模特照片都弄不出来,现在在公司厕所里对着杨闵华的照片,不知道为什么全身上下就像通了电一样突然亢奋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