债,是这样欠下的 作者:江洲菱茭【万狗是什么意思_狗万提现 标准_狗万 体育赛事】

分类:现代耽美 时间:2019-10-07 作者:江洲菱茭???????
  债,是这样欠下的
  作者:江洲菱茭
  1
  秦礼言在图书馆转了两个多小时,夹了本书出来,瞧瞧哗啦啦的大雨点子,再瞧瞧手里的线装书,估计这要是淋湿了,把自己卖了都不够赔的。于是他又转了进去,碰运气找人借把伞。
  老远就看见同宿舍楼对门的李群正趴桌上奋笔疾书,桌旁还放着把伞。秦礼言走过去拍拍他肩膀,“干吗呢?这么认真……呃……做试卷?初二数学?”秦礼言一脸促狭,拉把椅子在他旁边坐下,笑呵呵的,“你老板那个宝贝孙子――”伸头看看这倒霉孩子姓什名谁,“――方鑫,还在荼毒他的老师呢?”
  “你就得意吧!我现在一门心思就想荼毒我的老师。”
  秦礼言大声嗤笑,“你拉倒吧!熬了两年半了,你要有那胆,今天还至于干这勾当?”
  “我这叫忍辱负重,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你小子懂什么呀!哎吆!光顾着跟你说话,字都写错了。你要是没什么事离我远点,正忙着呢。”
  “别老替不相干的人操心了,你的阶段性论文写了吗?”
  李群一脸烦躁,重重把笔搁下,“……你说……我要是上网抄一篇,那老家伙会不会看出来?”
  “看不出来,绝对看不出来,我向你保证!反正折腾死了光电学就那点知识,绝对死不了人。”秦礼言说得正气凛然,“万一逮到了,大不了影响点儿学分,再影响点儿奖学金,然后影响点儿博士学位。”
  李群一巴掌推过去,“外边下雨,凉快,你上那待着去。”
  秦礼言心情愉快,抓起他的伞就想撤,李群眼明手快,死死拽着,“你这叫挟带私逃顺手牵羊。”
  秦礼言把线装书朝他晃了晃,“不为我着想也得为人类的文化遗产考虑考虑啊,这书要是淋了雨你赔得起?”
  “《季历伶考》?明朝末期这几个唱戏的你还没研究透?”
  “我的阶段性论文就指着它了。”
  李群想了想:这书还真不能让它湿了。于是秦礼言揣起书踱着小方步哼着江南小调走出图书馆。
  雨中漫步极其浪漫惬意,特别是自己撑着伞看别人捂着脑袋四散奔逃的时候。
  一个大胖子从身边跑过,步履蹒跚,双腿颤抖,秦礼言都替他累得慌。只见这胖子身子一侧歪,眼瞧着就要摔到,秦礼言急忙上前拉了一把。
  当真是力挽狂澜啊,秦礼言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独支欲倾高厦的中流砥柱。这胖子站稳身形,余悸未消,万分感激地说了声谢谢,打了个大大的寒战,甩得雨水四溅。秦礼言本来想好人做到底的,怎奈这胖子有急事领了心意没领情。
  助人果然能为乐,秦礼言心情更加愉快,就连衣服上淋了雨都不觉得冤枉。
  突然,他想起还有本线装书在身上揣着呢,陡然大惊失色,慌忙掏出来,仔细一检查,沮丧之极,费尽心思保护着可还是沾了两滴水。秦礼言偷偷往左右瞟了瞟,没人注意他,放心了,提起袖子擦了擦,又往怀里一揣,若无其事继续朝宿舍走去。
  刚走到宿舍门口,就听见屋里电话铃声大作,秦礼言赶紧进门接起来,“喂,什么事?”
  “师兄,我是小林,老板四月初要去外省大学做客,他叫我通知你,阶段性论文下星期二之前一定要交。”
  秦礼言怒从心头起,“下星期二?就五天时间?这老白菜梆子还让不让人活了!”
  对面也是长长叹了口气,“你还好点儿,可怜我和小赵这俩硕士生还得给这老梆子写讲稿。”
  秦礼言“砰”一声把电话挂上,对着它咬牙切齿。
  掏出书随手扔在床上,突然想起这书金贵着呢,急忙珍而重之地捧起来,还好,只是折了一角,留下个深深的印子。秦礼言打算压平它,想想,还是拉倒吧,有年代的书就像有年代的人一样,皱纹是沧桑的表现睿智的象征,要是拉平抹光了不就成凡夫俗子了?于是心安理得地把这“睿智老人”,跟前几天借来的同类书籍堆在了一起。
  秦礼言伸个懒腰泡了碗面,哗哗啦啦三两口吃完了,打开笔记本戴上眼镜开始写论文。刚写没俩字,隔壁的黑眼镜推门进来,“小言,干吗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