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信 作者:野棠【万狗是什么意思_狗万提现 标准_狗万 体育赛事】

分类:现代耽美 时间:2019-10-07 作者:野棠???????
  一、
  屋里暖,小棠却觉得露在外面的屁`股凉飕飕的。
  任谁摆成他的样子都会觉得凉。
  腹下塞着一床折了好几折的被子,从臀到肩的坡度极陡峭,梁偃说像一架滑梯。小棠不知道滑梯是什么,只知道某人的手从后腰的凹陷一路滑下,在肩胛上徘徊一阵,又返回高耸的臀上,毫不客气地击了一掌。
  小棠也毫不客气地呻吟了一声,叫疼。
  疼是疼,可底下也湿了。
  梁偃的手挤进被子和小棠之间的缝隙,找到硬邦邦的东西狠狠刮了两把。翘起的臀随着他的动作很好看地晃了几下,他欣赏了一会儿,把湿漉漉的手重新放在小棠的臀瓣上,低笑:"都溢出来了……"
  话音未落,又是一掌。
  小棠急速的喘着气,这个姿势让他有些胸闷,屁`股翘得太高整个身子好像对折了一样,似乎整个身体都消失了,只剩下一个带着掌印的屁`股和分开的臀瓣间正吞吐着凉风的洞穴。
  梁偃的手劲用得好,钝痛过后皮肤热`辣辣的一片,拍击的声音里还带着黏腻的微响,小棠知道那是沾了自己的体液,身上沁出些汗,前面更硬了。
  等整个臀都覆盖上淡红色,梁偃停手,想想又补了一掌。
  这一次手掌立起,刚好拍在中心不断开合的洞穴上,穴`口的褶皱剧烈地收缩又放开,梁偃满意地看着,兴致来了,俯下`身凑过去舔了一口。
  舌尖沿着精巧的褶皱划了一圈,蜻蜓点水似的立即离开,小棠发出一声闷在被褥里的低吟,身子一挣,泄了。
  "怎么……"梁偃看他像条鱼似的扭动,把人翻过来才明白了,尺寸并不小的一根顶着点白液,被子上湿漉漉的一片。他看了一眼又想俯身去含,被一脚踹开。
  小棠躺在一堆被子里,湿着眼看他:"梁偃你混蛋!"
  "说好了多玩一会儿的,"梁偃捉住他一只脚,另一手去摸他大腿内侧,"还是你希望我现在就插进去?"
  "什么说好了!"小棠瞪他,"说好了你揍我吗?"
  "你不是挺开心的?"梁偃笑着拨弄了一下他胸前的一点,然后把要冲出口的呻吟用一个吻堵了回去,下面正主儿也抵在了穴`口,略微磨蹭了两下就整根送了进去。
  口唇分开之后,小棠还被他顶得说不出话来。
  好不容易喘了长长的一口气,底下那根已经没什么章法地动了起来,抱人上被子堆前梁偃用手指玩了他小半个时辰,这会儿穴里滑润柔软,进退都十分顺溜。抽了一两百抽,梁偃渐渐也有些忍不得,死死地把人压在被子里,发起狠来。
  小棠口中胡乱叫着,只觉全身都软绵绵的不着实处,内里相接之处却好像着了火,肠壁被一路狠狠分开,那东西要退出去时还不要脸地缠上去,尖锐的快感刺激得他双腿微微发颤,脚尖无意识地在梁偃腰后摩挲着。
  梁偃深吸一口气,猛地全部撤出,他伸手拨弄了一下吐着汁液的小口,又重新插进去。"别……"身下的人发出一声含糊的低吟,接着再说不出完整的句子。梁偃还留在穴里的手指随着性`器胡乱抽`插了几下,又抽出来换小棠自己的手指进去。
  细白的一根送入两瓣之间,小棠自己不好使力,梁偃捉着他没有章法地捅着。"你……"小棠另一手狠狠在他背上抓了几把,一双眼睛湿漉漉的要滴出水来。梁偃低头舔上他的眼睛,说:"你乖乖的,回头我带你去看滑梯。"
  滚棉被的时候,梁偃总有些法子降服小棠。
  这次是滑梯,上次是轮船,上上次是拖拉机,这些新奇的字眼总能引起身下的人无限兴趣,再加上梁偃着实卖力,小棠每次都乖乖地任他摆布。
  只是看滑梯看轮船什么的,一次都没兑现过……
  穿好衣服推门出去,梁偃有些遗憾地摇头,没办法,这地方哪有这些东西,滑梯还可以凑合做一个,轮船火车拖拉机却是绝无可能。
  梅小棠,活了七百八十二岁的梅树精,因为他娘喜欢海棠就随便叫了这么个名字,而穿越来的道士梁偃,正是他最近最大最有趣的玩具。